顶盛体育买球-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权威发布)

  在重点领域布局一批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

  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权威发布)

  本报记者 韩 鑫

  今年我国新增约58万个5G基站,推动共建共享5G基站33万个

  5G终端连接数已超2亿

  搭建重点行业产业链对接平台,带动上下游60多万家中小企业复工复产

  “‘十四五’时期,将重点开展三方面工作。一是强化创新驱动发展,推进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二是推动‘两化’深度融合,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三是激发市场活力,构建大中小企业融通创新的产业生态。”在24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志军介绍了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坚定不移建设制造强国和网络强国有关情况。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指出,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经济运行面临的主要矛盾仍然在供给侧,工业和信息化领域是供需矛盾的焦点所在,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战场,要在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中发挥主力军的作用。”王志军提出,首先要坚持扩大内需战略,一方面扩大信息消费和智能终端等新型消费,另一方面积极拓展5G、人工智能等有效投资的新空间。其次,要加快推动制造业迈向价值链的中高端,既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也要加快传统产业的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改造。最后,要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积极吸引国内高端产业配套环节和先进要素在国内集聚发展,同时,还要以“一带一路”为重点,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在5G推进方面,“今年我国新增约58万个5G基站,推动共建共享5G基站33万个,5G终端连接数已超2亿。”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介绍,下一步将持续推动5G实现建设好、应用好、发展好的良好生态。在网络建设上,由规模建设、广泛覆盖向按需建设、深度覆盖推进,紧贴不同场景需求,打造高质量的5G网络。在应用推广上,推动5G与制造、能源、交通、农业等实体经济各个领域融合发展,加快推进传统产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在可持续发展上,强化技术创新,持续推进5G技术研发试验,同时开展6G愿景研究。

  在新兴产业创新发展方面,“当前,我国在5G、新能源汽车和工业互联网等部分关键领域实现了从跟跑到并跑,甚至领跑,成为引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引擎。”王志军提出,“十四五”时期将有越来越多的高新技术进入大规模产业化、商业化应用的阶段,未来将在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和产业化应用、加快构建新兴产业生态体系和营造新兴产业创新发展良好环境等方面,形成促进新兴产业发展的强大合力。

  在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方面,“2019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为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36.2%。”工业和信息化部规划司司长卢山说,布局好“十四五”时期数字经济发展,一方面要推动产业优化升级,加快关键核心技术的突破,将数字产业化体现到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壮大上;另一方面,要利用好“5G+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机遇,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

  在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方面,“今年以来,应对疫情影响,工信部搭建了重点行业产业链对接平台,密切跟踪20多条重点产业链,调度保障130多家核心企业,带动上下游60多万家中小企业复工复产,努力保持了产业链和供应链稳定,推动工业经济运行总体平稳向好。”王志军介绍,“十四五”时期,将重点抓好三方面工作。

  首先,在提升传统产业链中锻造长板。加大企业设备更新和技术改造力度,同时优化区域产业链布局,推动先进制造业集群化发展,培育一批新的经济增长极。其次,补齐产业链供应链的短板。将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加快基础关键技术和重要产业工程化攻关,此外在重点领域布局一批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加快科技成果的转化和产业化。最后,发挥优质企业重要作用。将培养一批具有生态主导力的产业链“链主”企业,整合创新资源和要素,打造一批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同时,加强对中小微企业的政策支持,支持中小企业做专做精,在产业优势领域精耕细作、搞出更多独门绝技,在产业链的重要节点形成一批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和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促进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

[ 责编:袁晴 ]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1womansvu.com

顶盛体育买球-何时改,怎样动,有没“时间表”,男女是否同龄退休?聚焦延迟退休六大焦点

每日商报讯 “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里的这一表述,受到社会高度关注。

延迟退休有没有“时间表”?男女是否该同龄退休?就大家最关心的一些问题,记者采访了权威部门和专家。

焦点一 延迟退休有多大必要性?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养老保险司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已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40岁左右提高到了2019年的77.3岁,但是新中国成立初期确定的男性60岁、女干部55岁、女职工50岁的法定退休年龄,近70年未有调整。

“与‘十三五’相比,这次规划建议强调实施,就是要真正‘动’起来,从顶层设计到付诸行动,提高法定退休年龄是大势所趋。”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金融系教授彭浩然认为,延迟退休是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现实需要。过早退休容易造成人力资源浪费。从国际横向比较,我国现行退休年龄也明显偏低。人社部资料显示,近年来,美国、德国、日本等都将法定退休年龄逐步提高到了65岁甚至更高。

尽管对男女是否该同龄退休等问题,专家们还存在不同看法,具体取决于下一步如何规定,但女性延迟退休的速度略快一些、缩小男女之间退休年龄的差异,在学界已基本成为共识。

焦点二 延迟退休会不会只利好一部分人?

一些人认为,延迟退休有利于机关、事业单位领导干部以及国有企业负责人,能让他们施展更多才干,同时获得较高的收入。而普通职工特别是基层企业职工相对缺乏积极性。

记者采访了解到,不同职业、不同行业的从业者,对延迟退休的期待也不一致。总体看,体力劳动者担忧较多,脑力劳动者反应没那么强烈。一些医学专家、大学教授、科学家等“退而不休”,有的甚至七八十岁还在奋战。

为了减少社会震动,争取更多支持,部分专家建议,在具体实施延迟退休时,一是要解决激励机制问题,二是要强调循序渐进,注重改革的公平性、制度的科学性。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1womansvu.com